百廿浙图 嘉惠书藏 :浙图与名人故事之龚宝铨与浙江图书馆

▲龚宝铨(1882-1922)字未生,浙江嘉兴人龚宝铨(1883-1922),原名国元, 字未生, 号薇生,浙江嘉兴人。章太炎长婿。留学日本东京农业大学期间与鲁迅、钱玄同、许寿裳、朱希祖、周作人等拜太炎先生门下, 学习文字学。光复会创建人之一。1912年4月起,龚宝铨担任浙江图书馆副馆长。同年12月18日,任浙江图书馆馆长,直至1922年6月25日病逝。▲浙军都督朱瑞颁发给龚宝铨的馆长委任状龚宝铨任职期间,掌管孤山路馆舍完工后的调整布局、修订规章、安排敞开等事宜,并于1916年呈准接纳清末制作之孤山路迎宾馆(即红楼)作为馆舍。兴办《浙江公立图书馆年报》,安排刊行《浙江图书馆丛书》(即《蓬莱轩地舆丛书》)、《章氏丛书》,与上一任馆长钱恂一起掌管补抄文澜阁《四库全书》。浙江图书馆旧有翻印日本弘毅书院佛藏,龚宝铨还派人到日本复购日本续藏及其他佛典。▲光复会成员日本合影。前排左起:陶成章、陈魏、徐锡麟;后排左起:龚宝铨、陈志军。红楼,原为清政府准备为德国皇太子来杭下榻之宾馆,后为官僚宴会作乐的场所。1911年12月,浙江暂时省议会议员王卓夫等人提议并经省议会议定经过,将红楼拨为浙江图书馆馆舍。然此方案因为浙江军政府未履行,红楼仍为当政者用作宴酬场所。1912年,钱恂任馆长时,将红楼与白楼间隔墙挖开,把原藏文澜阁的书迁到红楼。其时有人为此到教育司说话。张宗祥就此事到图书馆找钱恂,并带回钱恂关于红楼用处之信件一封。时任教育司司长的沈钧儒就此信在政务会议上提出经过,红楼就此定为馆舍。1916年7月,龚宝铨以阅读人数日增,馆舍不足,呈请省民政厅转经省长同意,于8月13日正式接纳红楼。▲浙江图书馆孤山分馆红楼龚宝铨任浙江图书馆馆长期间,经手刊印章太炎的《章氏丛书》。《章氏丛书》录入了太炎先生的学术著作,且经太炎先生亲身审定。初版由上海右文社1915年排印,但章太炎对右文版的排印质量颇有定见,曾在致龚宝铨信中屡次谈及,并谋重新刊刻。12月19日《致龚未生书》中说:“此书紊乱百出,校亦难清,已书致通一,令将原稿归足下处。”12月23日《致龚未生书》中论及木刻刊行《反省》和《国故论衡》的想象。作为太炎先生的学生和女婿,为了《章氏丛书》浙江图书馆刻本的刊行,龚宝铨是费了不少汗水的。其时因议会的无理“责问”, 加上所需6400圆经费的无款可筹, 此事迟迟不能如愿。鲁迅先生于1916年12月9日在故土省亲时致挚友许寿裳亲笔信函:“杭车中遇未生, 言章师在外亦窘迫。浙图书馆原议以六千金雇匠人刻《章氏丛书》, 字皆仿宋, 物美而价廉。比来两遭议会责问, 谓此书何故当刻, 事遂不能进行。国人识见如此, 相向三叹。”经不懈努力, 直至1919年末, 以“铁路股款, 暂行垫用”, 才得以完结。▲鲁迅致挚友许寿裳亲笔信函《章氏丛书》十五种, 共版992块, 分装20笼, 系湖北陶子麟锓刻,字体俊美。录入国学大师章太炎所著《春秋左传读叙录》一卷、《镏子政左氏说》一卷、《文始》九卷、《新方言》十一卷附《岭外三州语》一卷、《小学答问》一卷、《说文部首均语》一卷、《庄子解故》一卷、《管子余义》一卷、《齐物论释》一卷《齐物论释重定本》一卷、《国故论衡》三卷、《检论》九卷、《太炎文录初编》五卷《文录补编》一卷、《菿汉微言》一卷。▲浙江图书馆刻印之《章氏丛书》来历:浙江图书馆修改:刘海波 付鑫鑫责任修改:蒋萍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